Bye, XCPC

Bye, XCPC

xj 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,问我是不是还要走下去……
那时的无奈与挣扎,仍然是今天的迷茫与彷徨

不知道读到这篇小作文的人会不会觉得奇怪,为什么会有人现在退役呢?

lower_bound("C/C++");

“人生的路不只有一条,你只需要知道每条路都可以走得通就行”

“光会玩游戏算啥,你能自己写个游戏不”,七八岁的我坐在电脑前,家长总会在身后说这句话。
只可惜现在的我依然不会写游戏,那时只是听说源代码 Flash 什么的,自己也绝非爱学习的小朋友,如果电脑无法打开 4399 可能还不如玩泥巴来的有意思,所以也就没再深究。

启蒙的第一次,其实是初中了,校本课程中的信息学奥赛有点显眼,我是想学一点东西的,可惜老师教的并不多,最后以习得 scanf(); printf(); 以及认识 devc++ 而终。到了高中,我很庆幸我的几位班主任以及任课老师,在了解我的文化课水平的前提下没有一味地阻止或者说教。我仍记得某次晚自习去听课前 cld 老师向 zdh 主任提起我,还有 gjg 老师在休息室门口跟我说起他曾经的学生。其实我蛮笨的,yxy 比我小两级学的依旧比我快很多,同级的也只有我一个菜鸟。好在最后的的成绩之于我没有太大的意义,从“体验式人生”的命题出发,所以我很珍惜这个机会。

using namespace SDUT;

阳光正好,Bug 很少

来 SDUT 前的心情很是忐忑,早就听说过 SDUTACM,回想起高中被支配的恐惧我是没什么信心的。一场场选拔赛,一场场训练赛,这是我 SDUT 上半场的主色调。

最早以为,自己的水平也就勉强度过大一罢了,用这段时间来提高自己的代码能力,剩下的时间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。但是来了后发现,自己的水平在大多是时候还不算差(尽管现在已经菜到没边了),渐渐也走上了一条从未设想的道路。

开学的小小波折让我逐渐“脱轨”,就当我快要“失控”时,ACM 拖住了我,将我拉回到了正轨。

当然,拉住我的还有我的队友。

pair<pair<pqy, zs>, smy> 章鱼小WA子;

这支队伍的故事远比那件事早得多

team-name

那时的口罩还没有摘下,跟 lzh 学姐在三体做志愿者,一边还跟学姐说着面对组队的无措,另一边又遇到了 pqy 和 zs,这是故事的开始。

之后的一年半一起训练、一起比赛、一起抓蟑螂,还带着他俩“见了家长”(bushi),是我少有的聊得来的人。
OS 的实验课,lj 老师问我为什么不找人组队,以后好多的工作都是要小组合作完成的。我很自信,甚至有些小骄傲,咧着嘴笑着说“这次的实验比较简单,自己做比较方便,而且我有自己的队友,不用担心组队问题”。

with-teammate

好像从来没有跟朋友出远门游玩过,第一次是跟他们,现在想起长隆一日游还是感觉 so cool!!!

但,我也很困惑,因为 pqy 和 zs 太熟了,或许也与我独来独往的性格有些关系,我们关系很好,却又有一种距离感。lxh 老师说队内的关系也是训练的内容,最终的结果是我们三人的确在训练中达成了某种类似于 $<<x,y>,z> \Leftrightarrow <x,y,z>$ 的默契。回家之前自己在宿舍有些喘不过气,逃到了他们宿舍。没说几句话但是心里踏实了许多,自己不怎么善于表达,但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因为任何原因离开的,在 ACM 的经历结束了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。

for(auto contest: MyXCPC)

5小时,300分钟,18000秒

XCPC 的正文是比赛。

5 场 XCPC 之旅,2 场省赛,2 场区域赛,1 场 CC Final,3 场都是线上。其实还有一场南京站,疫情原因只能由 pqy 单挑了,所以便在此不表了。

期间还有数不尽的训练赛、选拔赛、打星赛、网络赛,尽管每次的体验各有不同,但也无法一一详述。或许是现在就退役的缘故吧,其中的这 5 场 XCPC 之旅都很值得拿出来说一说!

22 年省赛

2022年5月

这是我们的第一场正式比赛,说不紧张、不激动是假的,AK 了热身赛的我们以为正式赛也可以很顺利。

彼时的我还是迷茫,在当时写下了第一篇比赛记录,当然也是最后一篇了(之后都懒得写了QAQ)。

2022 ICPC 省赛记

22-icpc

22 年威海站

2022年10月

这是我们的第一场区域赛,那天的 30s 极限过题让我们以倒数第七的成绩拿下了铜牌,这也是我唯一一块区域赛的牌子了。

从提起吃大餐庆祝,到比赛时我穿着羽绒服他们穿着单衣的反差,整个过程没有太大的压力,最后的结果十分令人欣喜!

eat-with-team

ccpc-weihai-team

那段时间恰逢 zyh 老师有事,离散数学由 Doctor Q 代课两节,qzj 老师课空里对我说“打的不错嘛,今年有信心拿银吗?”,那时确实是没有信心的,这次能拿牌子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运气在的,但这一场比赛,确实是很长时间内我的力量来源——“我在这儿还有用”。

22 年济南站

2022年11月

这是疫情时代我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站,是有些失落的。

比赛前后的一段时间正在为某些事情逐渐上头,比赛的失利更是雪上加霜。责任在我,模拟题都能模出锅,无奈打铁了。

那段时间,学习、比赛、防疫交织掺杂在一起,谁能想到仅仅五天以后,一个时代落幕的序章就被揭开,自己积攒了一个学期的紧张情绪也开始慢慢的显现,最终在家中琐事的共同作用下,造成寒假训练的缺席,以至于为退役留下了伏笔。

icpc-jinan-team

icpc-jinan-personal

23 年 CC Final

2023年5月

这是我整个竞赛生涯中最有纪念意义的一次经历。第一次的线下比赛竟然是 Final!!!激动,当然激动,怎么会不激动!!!

但其实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,因为在同一天,是西安邀请赛。去西安能拿牌,但是不如来广州有意义;来广州有意义,但是不如去西安能拿牌。忘记了彼时的抉择是如何做出的,只需要记得,我们来了!

go-to-guangzhou

那天的飞机晚点,没看到日落的过程,但余晖却照出了晚霞让我们不虚此行。珠海是个好地方。我们从珠海机场落地,来了这么多次广东,这还是第一次从这里落地。老爸接着我们去吃了大排档,三人小酌了几杯拉开了此次行程。

sunset

a-little-drink

小谷围岛给了我一点小小的大学城震撼,如果有机会,好想来这儿体验一下大学生活。300 元的自助餐吃的尽兴,松山湖的小雨为比赛加了一点调味剂。

SCUT

huawei-songshanlake

比赛当天实在是没什么精彩可言:开局没有题面、换机位却意外关机、罚坐罚坐还是罚坐……第一次见到升起来的气球我还是很激动的,来之前玩了好久的气球,本以为已经成为了气球大师,两天玩飞了两个,只能说是一个拿着气球的小丑了。比起其他队伍直冲天际的“气球蛇”,更让我们显得寒酸了。

final-with-team

Final 不愧是 Final,SDUTACM 历年惯例 CC Final 要拿倒数,22 届一定会打破这个惯例的!

我喜欢珠海!但此非本次重点,长隆的事儿就暂且放下吧哈哈哈。

就这样我们回来了。

go-home

23 年省赛

2023年6月

兜兜转转,一年过去了,我们也完成了从 省赛铜牌 -> 省赛金牌 的进化。

这,也是我的终点。

齐工大的组织其实还好,并没有原本群里预期的那么差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比赛时的电脑太难搞了,屏幕亮度低、键盘布局不适应、触控板易误触等等,但主办方也在尽力解决了。

对于我来说,热身赛贡献罚时、正式赛配置环境,这好像是我最大的贡献了,同样也成为了我退役的引线之一。

go-home

Everyone.find(XCPC);

ACM 真的适合所有人吗?

当我问出这个问题时仿佛释放了一个冰镇菇,只有 Doctor Q 缓缓地走到了前面关上门并且漏出他那标志性的微笑。

那段时间恰逢集训队选拔,又赶上学长实习,就业与考研形势的严峻日益凸显,以及学弟学妹的疑问、身边同学的离开,让我开出了这一枪,只是没想到击中了 2 个月后的自己。

sty-said

xhb 学长给出的答案很明确,从功利的角度出发,至少要拿块牌子再走吧?从专业技能的角度出发,自己至少要有所收获才可以。不日在 409 遇到了 lxh 老师,那天还在跟老师说着自己的理解,说着自己的想法,却也没有想到如今的结果。

class MyXCPC: public lxh, public qzj, public zxw

在实验室的日子里能收获这么多,离不开三位老师的支持与奉献。

zxw 老师其实并不熟悉,很少的交流,但是会按时为我们拉好训练赛,巧合的是我们的威海站教练代表正是 zxw 老师。

lxh 老师是实验室的创建者,尽管因为要退休了,实验室逐渐交接给了 qzj 老师,但与她的几次对话都让我觉得有所收获。从最开始的对组队的疑惑,“发生事情,多想想自己该怎么改变”;到学期初去留的疑惑,“是否还热爱ACM”;再到最后关于实验室的探讨,“严格的管理是为了更多的学生”。lxh 老师总是能一阵见血的指出关键所在。

qzj 老师是接触最多、也是最熟悉的老师了。感觉老师分析问题也很准确,但并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的人。老师也是有点子幽默在身上的,比如大一的我还呲着牙笑,他会说“怎么笑的这么开心”,大二的我愁眉苦脸他又说“怎么整天苦着脸”,这让我一不小心就陷入了“笑cry”的叠加态。又或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大家开始叫我“小美”,但 22 年天梯赛时从他口中说出这两个字时我还是有些不太适应。

这次退役并没有找老师直接说明,而是借了队友之口。我确实在逃避这件事,应对琐事已经十分疲惫了,实在是无力再去面对老师了。前两天在回宿舍的路上很远就看到了 Doctor Q,我只得一个漂移转向了另一边绕着他走一些。

if(MyXCPC == EOF)

End of Fragment
故事的结尾往往蕴含在故事的开始

在 22 年省赛的小记中写到“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不是适合 ACM ,是不是还能继续留在这里,是不是拖累了队友……”,这是故事的开始,却也在 23 年省赛之后结束了。

任何事物从诞生起就蕴含了必然灭亡的属性。相遇是必要的,离别是必然的。我做过的题会有人再做,我走过的路会有人再走,但我所认识的、经历的人和事,才是只属于我、我的一部分。

return 0;

“未来还会好吗?(´・_・`)”
“会的!”

评论

  1. 谦人
    11 月前
    2023-7-24 9:09:51

    未来向前看(ps:写的好酷!)

  2. 海绵
    11 月前
    2023-7-24 19:17:59

    新开始而已!

  3. coolarec
    8 月前
    2023-10-29 23:20:20

    祝亲爱的学长前程似锦,希望我能成为和学长一样优秀的Acmer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